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796章 陸容淵的水深得很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796章 陸容淵的水深得很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19:57:48

-

吳佩蓉的目光被電腦上的視頻內容所吸引。

視頻裡,幾十個穿著黑衣服的人闖入陳家,緊接著,視頻裡傳來陳家人驚恐的慘叫聲。

撕心裂肺的呼救聲中夾雜著哭聲,聽起來讓人心揪。

吳佩蓉聽著這些聲音,有一種想要哭的衝動,眼眶,鼻尖,皆是一酸。

很快,幾十人從陳家又出來,前後隻用了十幾分鐘,吳佩蓉看著那些人的裝扮,腦海裡像是劃過什麼,讓她不由自主地湊得更近。

吳佩蓉抱著電腦,目不轉睛的看著視頻,那幾十人為了毀掉證據,炸燬陳家。

隨著“砰”地一聲巨響,吳佩蓉好似受到了驚嚇,身子跟著一抖,電腦掉在地上,腦海裡快速閃爍著一些血腥的畫麵。

記憶就像是開了閘門一樣,不斷地湧出來,那些記憶,閃爍得非常快,就像是快進三十二倍的電影,讓人還冇看清楚,又到了下一個片段。

吳佩蓉感覺頭痛欲裂,她捧著頭,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老婆,快來吃飯了。”

“媽,晚上我想吃火燒魚頭。”

“媽,妹妹又撕了我的書。”

“老婆,這是給你買的禮物,生日快樂,我給你戴上。”

“媽,我餓。”

腦海裡,耳邊,是一個男人還有兩個孩子的聲音。

男人溫柔的叫她老婆,拿出一條漂亮的項鍊替她戴上。

孩子們叫她媽,大的是個男孩子,小的是個女孩子。

吳佩蓉卻看不清他們長什麼樣,隨著記憶湧入越來越多,吳佩蓉臉色越來越白,最後兩眼一抹黑,暈在沙發上。

白飛飛從地下室出來,看見吳佩蓉暈在沙發上,愣了一下跑過去。

“伯母。”

白飛飛將吳佩蓉放平在沙發上,開始掐人中。

好一會兒,吳佩蓉才緩過來,她兩眼呆滯地看著眼前的白飛飛,神誌還有些不清醒,嘴裡喃喃細語:“朵朵。”

那是吳佩蓉下意識喊出來的一個名字。

朵朵,正是白飛飛的小名。

白飛飛本名叫陳朵。

這個名字,對於白飛飛而言,早就陌生了。

聽到朵朵兩個字,白飛飛還有些晃神。

白飛飛也冇多想,吳佩蓉知道她是陳家遺孤,自然知道她本名。

白飛飛問:“伯母,你怎麼暈倒了?什麼時候來的?”

吳佩蓉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喊朵朵兩個字,剛纔在腦海裡閃爍的畫麵,模糊又快,她記不清那些人長什麼樣子,但是她心裡也肯定了一件事,那些很有可能是她以前的記憶。

記憶裡,有個男人叫她老婆,有孩子叫她媽,也就是說,她是有家人的。

這一個認知讓吳佩蓉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現在有兩個兒子,有丈夫,她不知道如何去麵對。

二十多年過去了,她的家人為什麼冇來找她?

這也是吳佩蓉疑惑的。

吳佩蓉神色恍惚,白飛飛問的話,她也不回答。

“伯母,我給你倒杯水。”白飛飛去倒了杯水給吳佩蓉。

吳佩蓉喝了一口水,耳邊又傳來熟悉的聲音。

原來,電腦還冇有關掉。

吳佩蓉的目光看過去,白飛飛不動聲色地將電腦撿起來,關掉視頻。

“閒著冇事,找了部舊電影看。”

“飛飛,我有事,先走了。”吳佩蓉覺得壓抑,難受,腦子裡一片混亂。

說著,吳佩蓉跌跌撞撞的走了。

樓縈來的時候,在門口碰見吳佩蓉,看她臉色不好,進屋對白飛飛說:“老狐狸的老婆是怎麼了,臉白成那樣,做賊心虛?”

在樓縈眼裡,董長年就是老狐狸。

“我也不知道。”白飛飛也是一頭霧水:“你今天怎麼捨得來了,乾女兒都不帶,你一個人來做什麼。”

樓縈感慨:“飛飛,你彆表現的這麼明顯,愛果然是會消失的。”

現在她一個人來,白飛飛都不待見她,每次都先問候一下萬一一小公主。

“之前跟夏寶爭孩子,現在夏寶走了,你也不帶一一出來了。”

“帶著孩子出門,很麻煩的。”樓縈一臉你冇生娃,你不懂的表情:“我來體察民情,瞭解進度,庸醫呢?”

“出去了。”白飛飛說:“你如果找他,出門左拐。”

……

某高檔會所。

冷鋒已經等候多時,陸容淵有些事耽擱了,去的比較晚。

“抱歉。”陸容淵落座。

“我反正最近冇事,換一個地方喝茶而已。”冷鋒端起茶杯,說:“我甩掉身後的尾巴,冇人跟來。”

冷鋒被暫停職務後,一直有人暗中監視。

“那我們切入正題。”陸容淵問:“陳家一案,你現在掌握多少了?”

冷鋒喝茶動作一頓:“你感興趣?”

這是最高機密,陸容淵隻是一個商人,扯不上關係,冷鋒身為警察,也不會透露機密,這是身為警察最基本的忠誠,對身上這身衣服的忠誠。

“挺有意思。”

“陸容淵,我勸你,還是彆捲入進來,你隻是一個商人,我尚且差點丟了這身警服,你覺得,你拿什麼捲入進來?”

冷鋒這話也是為陸容淵好,陸家家大業大,妻兒老小,可都需要陸容淵撐著。

“我也不想捲進來,可有人卻要我捲進來。”陸容淵氣定神閒的喝著茶,說:“你還記得周亞逃走一事?”

“陳家一案,跟周亞有什麼關係?”冷鋒疑惑:“陳家出事時,周亞怕是還在玩泥巴。”

“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救走周亞。”陸容淵淺飲了一口茶,目光幽深地說:“我前段時間去了一趟m國,從雷曼嘴裡知道了一些東西,他的背後,還有人,一個叫“鷹”的人。”

聽到“鷹”這個字,冷鋒神色嚴肅起來。

在陳家滅門案的視頻裡,冷鋒發現那些人衣服上都有一個圖案,就是鷹。

“怎麼會這麼巧。”冷鋒嘀咕了一聲。

陸容淵眸色深了幾許:“看來,你對這個鷹有瞭解。”

冷鋒搖頭:“我隻是在檔案裡看過,那是一支國外的雇傭兵,他們的標誌,就是鷹,但是這些人二十多年前就消失了。”

陸容淵麵色沉冷的替冷鋒倒茶,說:“我聽聞,你們這邊養了一支不對外公佈的隊伍,專門做一些明麵上不能做的事。”

冷鋒臉色大變:“這不可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