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333章 這是什麼猿糞啊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333章 這是什麼猿糞啊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7 19:08:30

-

樓縈一點冇有覺得不好意思,術業有專攻。

讓她打架可以,讓她去學那些玩意兒,她容易打瞌睡啊。

蘇卿輕輕歎口氣,用葡萄牙語跟前台交流,前台這纔派了個人領著蘇卿與樓縈去房間。

衛東還在後麵拿東西。

見蘇卿用如此流利的葡萄牙語跟人交流,樓縈很崇拜:“姐,你太厲害了。”

“我學的就是語言,之前在公司上班,也是做的翻譯。”

“那你會多少語言?”

蘇卿想了想,說:“讀書那會兒學了五門,畢業後我又自學了三門。”

“姐,原來你還是學霸。”樓縈很崇拜。

“我覺得語言很有趣啊,特彆是小語種,而且學習語言,還能瞭解每種語言的曆史,特彆的有意思。”

“那是對於你們這種腦子好的人來說有意思,對我來說,那就是痛苦。”

樓縈不愛學習,看書不到三分鐘就睡著。

兩人坐電梯上五樓,剛出電梯,走廊裡突然鬧鬨哄的。

兩彪悍男人在打架,準確的說,是在搏命。

走廊地毯上都是血,其它客人在各自門口站著不敢靠近,酒店安保人員吵囔著,飆的全是葡萄牙語:“請你們出去,這裡禁止鬨事。”

兩人打得難捨難分,一副不死就往死裡打的架勢。

蘇卿深深感受到這小鎮到底有多亂,領著她們上樓的酒店人員小美女一副見慣不怪的表情:“尊敬的客人,這邊請。”

蘇卿著實佩服,真淡定啊。

樓縈瞄了眼打架的倆漢子,嘖嘖一聲:“太弱了,太不專業了,一個回手掏,再來一個過肩摔,扣住對方的脊椎,用力一捏,瞬間斃命,多簡單的事,還打這麼久。”

蘇卿:“……”

她隻是聽著就覺得毛骨悚然。

大家都是看熱鬨,持觀望態度,蘇卿初次來到這裡,哪怕心裡震撼,也冇多管閒事。

她跟樓縈正準備進房間,原本被按在地上的光頭大漢掙脫,朝她們這邊跑了過來。

渾身是血,凶神惡煞,氣勢洶洶,蘇卿嚇得心跳彷彿驟停。

樓縈文的不行。

她武的不行啊。

“樓縈。”蘇卿也識時務,站樓縈身後。

“姐,躲我身後就行。”樓縈霸氣側漏,直接一腳狠踢過去。

快、狠、準。

光頭大漢趴在地上,一口鮮血噴出。

樓縈一腳可是能打出五百斤的力量,爆發性先手,可不是吹的。

酒店工作人員也學蘇卿,躲在樓縈後麵,之前還冇看出來,這兩客人也是不凡。

另一人見光頭男趴下了,也冇說聲感激,反而像個瘋子,對樓縈發起攻擊。

樓縈直接上演剛纔跟蘇卿說的那一套打法。

纖長的手抓住對方的肩膀,來了一個過肩摔,再扣住對方背部脊椎。

蘇卿看出樓縈要做什麼,驚得忘記了反應,隻是下意識喊了一聲:“樓縈。”

樓縈看了蘇卿一眼,將最後一個動作改了,饒了對方一命,改為用手肘狠狠地擊打對方背部,一擊之後,將人舉起來,扔了出去。

嘭!

一聲巨響之後,整個世界鴉雀無聲。

眾人看樓縈的眼神彷彿在看一個變態。

那大漢可有三百多斤啊,樓縈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舉起來,還給扔了出去,就跟玩兒似的。

蘇卿也震驚的嚥了咽口水,哪怕見過樓縈將秦雅媛抓著摔來摔去的場麵,還是被這樣的名場麵給驚到了。

蘇卿為樓縈豎起大拇指:“牛!”

“小case啦。”樓縈拍拍手上的灰塵,頭髮一甩:“姐,走吧。”

要不是因為蘇卿在這,她不想讓蘇卿見到更為殘暴的一幕,嚇著了,她纔不會下手這麼輕。

蘇卿與樓縈進了房間後,走廊上的人才如夢初醒。

剛纔那女人是什麼人啊。

小鎮上又來了什麼大人物,這麼彪悍。

酒店安保工作人員也回過神來,指揮著:“把這兩人扔出去,地麵清洗了。”

吩咐完這些,之前領著蘇卿她們上樓的工作人員luis向大家致歉:“抱歉,打擾各位貴賓的休息,我們酒店將為大家送上一份免費的下午茶,以表歉意。”

大傢什麼都冇有說,紛紛關上房門,完全不受剛纔事情的影響。

luis看了眼蘇卿所住的房間,對安保人員叮囑:“多加留意這房間裡的客人,記住,千萬彆惹上了。”

luis真正的身份是這家酒店背後的老闆,偶爾會用服務員的身份來酒店視察。

“是,老闆。”

叮囑之後,luis就走了。

走廊又恢複平靜,luis坐電梯下樓,電梯打開,一個男人從外麵匆匆走進來。

也是這家店的客人。

luis走出電梯,退在一旁:“尊敬的客人,請。”

“嗯。”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厲國棟。

厲國棟瞄了luis一眼,坐電梯上了六樓。

蘇卿居住的是508,巧了,厲國棟居住的正是608,正好在蘇卿的頭頂上。

酒店裡。

蘇卿撩開窗戶看了眼遠方,她還能看到遠處街邊上那群乞討的孩子。

窮人區與富人區,分界如此明顯。

一腳踏富貴,一腳踩貧窮。

蘇卿放下窗簾,問:“樓縈,這個國家的人都不管嗎?”

“姐,他們國家實行的政策跟我們國家不一樣,階級分化嚴重,這也見慣不怪了,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蘇卿也知道,不是每一個地方都是歲月靜好的。

衛東拿了行李上樓,又出去了。

蘇卿與樓縈在酒店裡休息,等待著陸容淵那邊的訊息。

樓縈躺在沙發上,吃著水果,說:“姐,他倆一個傷了腿,一個殘了手,你覺得他倆怎麼就有勇氣走出去的?”

倆傷殘人士出去乾活,倆全須全尾的人在這吃水果吹空調。

還真有點來旅遊的樣子。

蘇卿也有點於心不忍啊,不過……

“樓縈,我覺得你還是彆太小瞧了暗夜的兩大佬。”

“也是,姐夫身邊那幾人,個個身手不凡,也吃不虧。”

然後兩人就這麼心安理得的在酒店休息了。

時間一晃。

天黑了。

整個小鎮異常的安靜,蘇卿覺得心裡發毛,樓縈習以為常。

恰在這時,蘇卿去洗手間,發現洗手間屋頂在漏水,準確的說,完全就是個小瀑布了。

水嘩啦嘩啦從屋頂的大洞漏下來。

“樓縈,讓酒店人員去樓上看一下,怎麼回事,屋頂漏了個洞。”

“姐,我跟她們冇法溝通啊。”

“算了,還是我去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