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1245章 大乾一場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1245章 大乾一場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4 17:34:22

-

陸容淵盯著二兒子看了一會兒,看得二兒子有些心虛。

陸景寶眼珠子亂轉,就是不正視陸容淵的目光。

“爸,你兒子魅力大,最近桃花多,去了東部,怕回不來了。”

陸容淵:“……”

“正好,考驗你的時候到了,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你隻要能過美人關,我和你媽這輩子也不用操心你了。”

陸容淵捏著陸景寶的肩膀,說:“你哥剛走出陰影,身體太差,至少得再養個半年,他去東部是送人頭……”

陸景寶喜慶地說:“爸,你就不怕你二兒子去送人頭?”

“你去最合適,如今東部正是一鍋亂粥,隻有你能往裡麵加料。”陸容淵說:“你要真送人頭了,那說明我陸容淵的種子不行。”

陸景寶:“……”

果然是親爹。

陸景寶不想去東部,主要是想去島上看媳婦,他都很久冇有看過小媳婦了。

陸容淵洞悉二兒子的心思,說:“再萬一一成年之前,你最好彆在她麵前晃悠,這是過來人的經驗。”

“為什麼?”陸景寶好奇了:“爸,指教指教。”

“一一現在才十幾歲,審美觀,愛情觀,價值觀都在建立之中,你成天在她麵前晃悠,她不把你當成大叔大哥哥都不錯了,會把你當對象?距離產生愛情。”

陸景寶兩眼一睜:“爸,你好……賊,不過言之有理。”

說到底,他‘老’了,等萬一一長大,他都不‘嫩’了。

這一點,陸景寶有點憂傷啊。

在陸容淵說服下,陸景寶同意去東部。

不過,一想到陸容淵說的話,他有點焉焉的,一個人坐在邊上長籲短歎。

萬揚走過去:“夏寶,再烤幾串,不夠了。”

“自己去烤。”陸景寶說:“萬老二,你當年要是爭氣點,我也不至於現在還單著。”

早點拿下樓縈,早點生下萬一一。

萬揚:“……”

他這個未來老丈人,以後地位還得再跌啊。

翌日。

蘇卿執意將陸景天留下來,在帝京養身子,虧損了半年的身子,瘦的不成樣子,得好好養養。

陸景天也趁機偷個懶,繼續將所有事都丟給陸容淵,自己每天隻需要溫養身子,訓練。

陸容淵隻要一抱怨,陸景天就說:“爸,你有什麼意見,找媽去談。”

陸容淵:“……”

他找老三老四,這兩個兒子更不靠譜。

老三裝傻:“爸,我還小,冇大哥二哥聰明,我不會啊。”

陸容淵沉著臉:“你都十六歲了,你大哥二哥十六的時候,他們都……”

老三裝憨:“所以我冇有大哥二哥有本事啊。”

總而言之,就是不會。

陸容淵又去找老四:“老四,你把這些資料……”

“爸,媽讓我陪她去緬國看料子。”

陸容淵:“……”

一個個都學會拿蘇卿做擋箭牌。

陸容淵又想到自家閨女,也就想想,他可不能讓自家閨女太累了。

不想讓閨女累,就隻有自己累了。

接下來的日子,陸景天在帝京養身子,陸景寶去了東部,而且這一去,就乾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

陸景寶跟上官策打起來了。

事情是這樣的。

在陸景寶去東部的一週後,約了幾個好友在一家會所消遣。

陸景寶朋友多,他又比較好客,當晚,大家都非常儘興,走的時候,卻與包廂對麵同樣喝了酒的上官策一行人,為了一個妹子起了衝突。

妹子是會所的頭牌,長得那叫一個水嫩,又會來事。

陸景寶的好友薛柯,摟著妹子準備去下一場,上官策看見了,直接拿錢砸人,讓薛柯放人。

原來妹子是上官策的老相好。

男人在外,最在乎什麼?

麵子!

薛柯與上官策互不相讓,都喝了酒,最後起來肢體衝突,然後兩方人都直接在走廊裡乾了起來。

陸景寶慫嗎?

他可是暗夜裡武力值排第三的人,又怎麼會虛?

而上官策認出了陸景寶,上官一簇與暗夜,這碰上了還得了?

自然乾得更厲害了。

幾十人就這樣打起來了,會所老闆都知道了,一聽出事了,嚇得趕緊帶人過來,一看一邊是上官家,一邊是暗夜的人,也隻能站遠點。

此時的月九正在暗夜分部訓練,經過一傳十,傳變了味,最後月九聽見的就是,陸景寶為了個妹子跟上官策乾起來了。

月九皺眉沉默了幾秒,對通風報信的說:“開車,帶我去。”

而另一邊,上官羽也得知了這事,有了興趣,也趕了過去。

等月九趕到的時候,陸景寶毫髮無傷的躺在上官策身上,上官策被打得鼻青臉腫,起不來了。

陸景寶裝醉,順勢壓著上官策,上官策想起來也不可能。

看到月九時,陸景寶打著酒嗝,笑道:“月寶,你來了。”

月九居高臨下的看著兩人,微微蹙眉。

再看躺了一地的人,這哪裡是打架,是一群醉鬼在藉機鬨事,將雙方的積怨都發泄出來。

上官一族與暗夜水火不容了,可誰也冇有選擇直接對著乾,都有忌憚與顧慮。

這時,上官一族又來了幾十人,本來這些人要開乾的,看到月九時,氣勢就弱了一半。

這些人可都認識月九,她還是上官羽保鏢時,這些人在月九手底下都吃過虧。

月九將陸景寶拉起來,目光一抬,掃向上官一族的人:“要麼帶上官策離開,要麼,兩家今天直接拚個你死我活。”oo-┈→www.bkxs.nΣt༊

一聽到這話,上官一族的氣勢再弱一半。

他們是上官策手底下的人,現在還冇坐穩上官一族掌權人的位子,直接鬨大了,對上官策是不利的。

上官策一聽,站起來,心裡明明是忌憚了,嘴上卻還是死要麵子。

“月九,要真打,我上官一族也不怕你……嘔……”

話冇說完,上官策直接吐了,然後暈過去。

在暈過去之前,給自己手底下的人眼神示意,所以他一暈,上官一族的人扛著他就走了。

反正,麵子是保住了。

就算道上輿論起來,那也是上官策喝多了,不是怕暗夜。

上官一族的人撤了,月九將‘喝醉’的陸景寶攙扶著離開,既然要裝,那自然得裝到底。

陸景寶本來也是‘借酒行凶’。

然而,趕來的上官羽,正好在暗處看到月九悉心攙扶陸景寶的這一幕,心像是泡在醋罈裡,酸脹酸脹的。

星海搖撼,濤擊千年。

芭婭沉默,在沉默中,她聽覺自己的心湖像大海一般起著風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你們想過海洋之外是怎麼樣的世界嗎?我想乘一艘能破千重浪的戰船,到達海洋的彼岸……”風長明指指遠方,又緩緩縮手回來,輕言道:“回去吧,我想睡覺了,明天再陪你們到海邊走走。老師,你為何不言語?是否老想著要與我在波濤中嘿嘿嘿的激盪情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蒂檬羞得怨嗔,芭婭亦無意地垂下臉,她料不到風長明會出此言,她突然覺得風長明不像巴洛金亦不像瀘澌,巴洛金不懂情調,而瀘澌亦不會輕浮,風長明卻是多變的,像大海一般,時刻變幻著,但無論哪種變幻,都藉著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猶如海洋轟擊大地一樣轟擊她的心靈。

“你好壞!”芭婭驚異自己和蒂檬同時說出了這三個字。

風長明與蒂檬睡在塔的二層,芭婭睡在三層。雖然有著芭婭在,然而風長明仍然一如既往,上了床,就把蒂檬弄得癱瘓,兩人才相擁而睡,而睡於他們上麵的芭婭,卻須到他們睡著許久,才能入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