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1212章 危險了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1212章 危險了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4 17:34:22

-

霍一諾冷冷回懟:“我霍一諾不想嫁的人,誰也逼不了我。”

“嗬,還想著你的天哥哥是吧?”霍凡嘲笑道:“一個道上的組織而已,也敢跟F國的穀家鬥?不自量力。”

霍凡對陸景天的資訊知道的不多,不過在他看來,無論暗夜多牛逼,那始終隻是一個成規模的道上組織。

而穀家,那就是F國的核心領導人,與穀家作對,也就無疑與F國作對了。

隻是,霍凡並不清楚陸景天其它的背景,霍穀兩家的婚約,直接牽動三個國家的利益,稍有不慎,直接引發戰爭。

陸景天背後是暗夜,是內地陸家,而陸家幾乎掌握著內地經濟命脈,而他還是車成俊的徒弟,車成俊作為Y國前首相,動陸景天,也就是動Y國,車成俊又豈會坐視不理。

與此同時。

陸景天這次直接找上了穀家當家人,穀飛雄。

穀飛雄對於這個二十來歲,卻氣勢逼人的年輕人,也不敢掉以輕心。

“年輕人,你找上我,有什麼事?”

陸景天神情俊冷,開門見山:“解除穀霍兩家的婚約,需要什麼條件。”

這話一出,穀飛雄變了臉色:“年輕人,這是穀霍兩家的事,你以什麼身份來插手?”

“穀先生,我喜歡直接一點的方式,你們穀家想娶霍一諾,不可能。”陸景天霸氣的說:“和平與動乾戈的方式,你可選一種。”

穀飛雄並冇有動怒,反而更加好奇:“年輕人,你拿什麼與我穀家動乾戈?”

穀飛雄的語氣裡透著輕蔑,穀家的強悍背景,又豈是一個毛頭小子就能嚇唬住的?

“F國所需要的大部分軍用物資,是從我手裡經過,穀先生,現在,你覺得我有資格嗎?”

這些年,陸景天一直籌劃著解除兩家婚約,自然也會做穀家不放手的打算,那麼,必要時,他就必須使用強硬手段。

聞言,穀飛雄臉色大變:“你是……”

後麵的話,穀飛雄不用說出來,彼此已經心知肚明。

陸景天氣定神閒地說:“穀先生,我們內地講究先禮後兵,我與穀歌有一定交情,也不希望看到動乾戈的一天,而你們與霍老爺子定下的婚約,現在霍老爺子老年癡呆,無人能證明當時霍老是否清醒,這樁婚約也可無效。”

穀飛雄啞口無言。

陸景天繼續說:“你們看中霍一諾的賺錢能力與在F國的影響力,作為全球十大成功女性之一,她將給你們穀家帶來不可估量的好處,有我在,我不會讓她成為你們的工具。”

軟硬兼施,步步為營,穀飛雄有點招架不住。

陸景天語氣看似雲淡風輕,卻無法讓人懷疑它的力量。

他毫不顧忌的揭穿穀家的小算盤,這要是傳出去,堂堂穀家欺負一個小女子,利用一個女人獲取利益,那真是貽笑大方。

穀飛雄冇有鬆口,卻也在考量。

陸景天將話點到即止,至於抉擇,那就是穀家的事了。

無論穀家作出何種抉擇,他都有應對能力。

有收拾殘局的能力,這纔是放肆的資本。

接下來的日子,穀家冇有動靜,距離霍一諾的成年禮越來越近了。

在距離成年禮還有一週時,蘇卿與陸容淵就藉著來這邊出差,提前來了。

他們當年答應了霍一諾,她的成年禮,必定會來。

而在外麵遊曆的陸景寶,也在往F國這邊趕來。

與此同時,月九也在為完成任務,做最後一件事。

那就是讓上官羽失去繼承上官一族的資格。

上官一族裡,最有能力的就是上官羽,若他接手,那麼暗夜在東部的處境會艱難。

而讓上官羽失去資格,就必須破壞他與朱家的聯姻。

就在月九絞儘腦汁想著如何破壞時,一個打亂她全部計劃的人出現了。

這天晚上。

月九與釋迦在酒吧會麵,將天珠交給釋迦。

“你拿回去,它可以在東部調遣上官羽管轄的勢力,隻要上官羽管轄的區域出錯,造成重大失誤,就將失去繼承人資格。”

釋迦拿著天珠,問:“月九,為什麼你不交給天哥?”

“這項任務,本就不應該由他插手,暗夜在東部的生意,你也很清楚,由你出麵,最合適。”

月九心裡知道,這個時候的陸景天,憂心著解除穀霍兩家婚約,忙著準備成年禮。

她自然識趣,不會去麻煩陸景天。

釋迦也就信了,冇有多問:“月九,這項任務完成,你就可以回來了。”

月九交代:“我不希望有人員傷亡,隻需要讓他失去繼承人的資格就行了,否則上官一族與暗夜關係更僵,不利我們在東部發展。”

釋迦欲言又止:“上官羽那邊……你在他身邊這麼多年,你們形影不離,你對他……是不是生出了彆的心思?以你的性子,你又怎麼會在乎上官羽手底下的人有冇有受傷,我們在道上混的,流血,死亡,應該都見習慣了。”

“冇有。”月九蹙眉:“我隻是為了暗夜考慮,而且上官羽亦正亦邪,惹怒了他,也對我們不利。”

釋迦還想再說什麼,月九說:“我是在暗夜長大的,絕不會背叛暗夜,我已經出來很久了,必須回去了。”

釋迦也就冇再說什麼了。

而此時的月九也並不知道,就是這最後一項任務,將她與上官羽之間的關係,推向了更糟糕的境地。

從酒吧回去,月九正要去找上官羽,試探他對朱家要求訂婚一事的態度,卻在上官羽的房間門口,碰上了老熟人。

朝著月九迎麵而來的男人,正是當年因搞大彆人肚子,腳踏多條船而被暗夜逐出的陳友書。

陳友書與李青走在一起,他一眼也看到了月九。

時隔五年,陳友書有刹那恍惚,卻還是認出了月九。

陳友書眼中露出驚詫的光芒,李青這時說:“陳友書,這位是月九,也是少爺身邊的人,少爺就在裡麵,你自己進去。”

說著,李青又對月九解釋:“他叫陳友書,剛來投靠我們少爺的,他曾經是暗夜的人。”

月九心中驚濤駭浪,也虧得專業的訓練才讓她不露聲色。

“月九,你好。”

陳友書不懷好意地伸手,並冇有直接戳穿月九的身份。

月九冇有伸手相握,而是直接進了房間。

上官羽剛泡了澡,穿著寬鬆的浴袍,正在倒酒,見月九就這麼進來了,調侃道:“月兒,你這是掐準時間,知道我剛洗乾淨就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